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离婚前,我失忆了》离婚前我失忆了txt 腹黑攻 离婚前,我失忆了GAY吧

更新时间:2019-10-01 08:57:45

《离婚前,我失忆了》离婚前我失忆了txt 腹黑攻 离婚前,我失忆了GAY吧 连载中

《离婚前,我失忆了》

来源: 作者:梅飘香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凌薇薇,程修瑾

独家完整版小说《离婚前,我失忆了》是梅飘香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凌薇薇,程修瑾,书中主要讲述了: 因为她常来陪伴苏浅妍,性格阳光格外讨喜,这别墅里的人对她也有几分好感。 李嫂自然也不例外,她摆了摆手:“瞧您说的,我再泡一杯给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因为她常来陪伴苏浅妍,性格阳光格外讨喜,这别墅里的人对她也有几分好感。

李嫂自然也不例外,她摆了摆手:“瞧您说的,我再泡一杯给苏小姐不就行了”

“不不……不必了!”凌薇薇一脸故作神秘的压低声音冲李嫂说道:“其实苏小姐心情不好,您千万别进去打扰她。”

这话要是换成其他人,李嫂或许还有几分怀疑,可眼看着她垂头丧气从苏浅妍卧室出来,她便没有多疑,了然的点了点头。

好不容易哄走了阿姨,凌薇薇回过头,看着门缝里那个纤细的背影,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她是怎么也想不到,苏浅妍竟然怀孕了!

在受她所托去买验孕棒时,她还心里存有侥幸,希望一切只是个误会。

可当看到验孕棒上明晃晃的两条杠时,她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紧张的看向苏浅妍,害怕她再做什么傻事。

哪知道对方却只是一脸的平静,将验孕棒用洗手间里的塑料袋包好,拜托她带出去扔掉。

“浅……浅妍。”凌薇薇有些犹豫的问道:“你不打算告诉程总吗?”

苏浅妍的动作跟语调都没有停顿,利落的回道:“没有那个必要。”

“可是……”凌薇薇看向她尚且平坦的肚子:这瞒得过初一,也瞒不过十五啊!肚子一天天大起来,早晚会被发现。

还是说……她突然睁大眼睛看向苏浅妍:“你难道打算逃跑?”

虽然知道程修瑾这么困着苏浅妍的确不对,可是眼下既然有了孩子,两个人就更加应该坐上来谈谈解除误会啊!

苏浅妍没有作声,只是摇了摇头,推门离开了洗手间。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凌薇薇有些急了:“怀孕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不知道。”苏浅妍坐在床边,伸手抚上自己平坦的小腹:“这个孩子来的太突然。”

凌薇薇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就见她摇了摇头:“你先回去吧,我有点累了,想休息一会儿。”

但愿你不会做傻事!收回自己的目光,凌薇薇无奈的转过身离开。

翌日一早,她尚且在梦里,就在陌生电话的狂轰滥炸中醒了过来。

还没等她发脾气,就听见电话那头响起一个淡淡的女声:“昨天的祭祀没去成,那今天你有空陪我去书店吗?”

凌薇薇瞬间清醒过来,就苏浅妍现在这不问世事,只差常伴青灯古佛的心态,她去书店能买什么书?

自然是关于待产方面的书!她可是亲眼所见程少让人把别墅里面的网线给拔了,除了买书来看,还能从什么地方知道关于怀孕方面的注意事项呢?

她脑子转的飞快,一边找衣服,一边说道:“城北有家‘有家书斋’,人少环境不错,你觉得如何?”

苏浅妍顿了顿才道:“也好,上次你不是说正好有闺蜜托你买待产的书吗?不如我们一起?”

听她这么一说,凌薇薇心里有底了,这个电话看来是苏浅妍借阿姨手拨出来的,这么看来,程少还监控着她的一举一动?

这一大清早起来,就被这两人相互折磨的举动给喂了口玻璃渣,除了日常为这两人叹气,凌薇薇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跟苏浅妍约了见面的时间后,她便向程修瑾发去了请假的短信,随即起身拾掇准备赴约。

因为苏浅妍的缘故,所以程修瑾特地对她说过,她请假只需要报备一声即可。

可她哪里知道,那条请假的短信却被有心的人看在眼里。

涂满红色蔻丹的细长手指将手机小心的放回程修瑾的枕边,抬起头却是满脸的戾气。

陪苏小姐?俞初晴弯了弯红唇:看来从前都是我低估你了,既然这样……

她伸手抚了抚腕间的镯子,突然有了主意。

而这边,凌薇薇一下了公交车,就看到不远处坐在咖啡厅里的苏浅妍。

“苏小姐。”她几步走了过去,朝坐在苏浅妍身边的两个保镖说道:“那我就陪苏小姐去挑书了,麻烦你们两位稍等一下。”

知道凌薇薇是总裁助理,两个保镖也就没有阻止。

直到走出好远,苏浅妍一直紧绷着的伪装这才卸了下来,她有些后怕的拽紧了凌薇薇的手:“薇薇,谢谢你。”

见她不再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凌薇薇七上八下的心这才安定了下来:“傻子,朋友说什么谢谢,只是这孩子你当真要瞒着吗?”

按照程修瑾对苏浅妍的保护程度,只怕是还没等她道医院做完孕检,消息就已经传到程修瑾的耳朵里了。

苏浅妍神色一暗:“我也不知道。”

若是换在之前,得知自己怀孕她只会当做是老天赐给自己的礼物,可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她已经拿不准自己对程修瑾的感情。

这个孩子的确来的不是时候,可终究这是她的孩子。

如果因为怨恨程修瑾,就要流掉这个孩子,那对它而言太过不公。

眼下,她只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保住这个孩子,上一代就算有恩怨,孩子都是无辜的,这也是她为何一大早就要约凌薇薇出来买书的缘故。

“对了。”凌薇薇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既然不想让程总知道,那这本书就由我每日给你带过去,不然惹人生疑。”

看着她一心为自己打算,苏浅妍只觉得眼睛酸酸的,除了紧紧握住对方的手,再三道谢以外什么也做不了。

如果遇到程修瑾,是她一生的劫难,那么这个孩子以及凌薇薇,都是老天赐给她礼物,是她的希望。

她是懦弱无能,只知道付出,但她也不是傻子,也会拼命的守护重要的事物。

这么一想,她一扫往日里的颓废,伸手抚过一排排孕产书籍的书脊背,仔细的寻找起来

“浅妍。”坐在书斋三楼的沙发上,看着对面认真翻看手里书的苏浅妍,凌薇薇犹豫再三还是说道:“其实程总,他还是很在乎你的。”

苏浅妍翻书的手一顿,没有接话。

见她没有反驳,凌薇薇眼前一亮,自顾自的接着说道:“我亲眼看见他将一枚戒指锁进办公室的保险柜。”

戒指……苏浅妍蜷了蜷手指,自我安慰的说道:“也许是他要送给俞初晴的订婚戒指。”

“才不是呢!”从她话中听出几分其他意味的凌薇薇趁热打铁:“那枚戒指上满是磨痕,一看就知道佩戴许久了。”

尽管她升任总裁助理不过两个月的时间,可她时常能够看见程修瑾对着那枚戒指发呆。

那枚戒指直径较大,戒面宽,满是磨痕,一看就知道不会是订婚戒指。

再者,她看向苏浅妍蜷缩的手指,虽然她已经摘下了戒指,但是多年佩戴留下的痕迹却是无法轻易抹去的。

虽然她嘴上说着讨厌程修瑾,但是既然是在心里刻骨铭心存在过的人,又哪里是那么容易忘却的呢?

苏浅妍沉默了半晌,才抬起头,语气里不无纠结的说道:“可是,他会接受这个孩子吗?”

“为什么不会接受?”凌薇薇愕然。

虽然程修瑾的确囚禁了她。但从细微的地方就足以看出他对苏浅妍的在乎。

既然两个人相爱,又为什么要这么彼此误会下去呢?她不解的看向苏浅妍。

苏浅妍的眼神微动:“他就快要订婚了,难道你是希望我去破坏他的婚姻吗?”

程修瑾虽然比不得辞远君子端方,温润如玉,但是一旦是他认定的事情就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的立场跟看法。

既然他已经打算同俞初晴订婚,那么她就没有必要告诉他这个孩子的存在。

追究其她当年带走他,苦心孤诣的编造一个谎言的目的,不就是希望他能够幸福吗?既然如此,那她又何必打扰?

“浅妍!”一眼看穿她的想法,凌薇薇不无痛惜的问道:“你真的相信程总跟俞初晴在一起会幸福吗?俞初晴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你真的不知道吗?”

“苏小姐,我知道这样做或许不太道德,但是……我跟阿瑾是真心相爱的,希望你能够成全我们。”俞初晴那张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脸又出现在她眼前。

程伯母被害的案子至今悬而未破。她不相信这件事跟俞初晴没有半点关系,倘若程修瑾跟她在一起,就好比引狼入室。

想到这里,她竟然有些隐隐担心起来。

“好了!”看出她的心口不一,凌薇薇索性拽起她:“与其把话憋在心里,不如去见他一面。”

“可是……”苏浅妍还在游移不定。

“如果不开口,难道这辈子就要这么错过抱憾终生?”凌薇薇一句话堵得她哑口无言,只得在对方的坚持下离开书斋。

“现在时间尚早。”凌薇薇太瘦看了看腕表:“程总今日要去见一个很重要的客户,不如我们先去附近的卖场吃过午饭,再去见他?“

这句话就像是告诉一个即将执行死刑的囚犯,因为今天天气有变,所以改为死缓一般。

苏浅妍紧紧崩起的神经顿时放松下来,忙不迭的点头应下。

见她中计,凌薇薇装作不经意的提起:“唔……这附近有很多不错的店铺,不知道程总对食物有没有什么喜恶呢?“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梅飘香)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凌薇薇,程修瑾)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梅飘香)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离婚前,我失忆了》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凌薇薇,程修瑾),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