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第十七届新概念获奖者范本.A卷》郭敬明新概念获奖作文 穿越文 第十七届新概念获奖者范本.A卷MB

更新时间:2019-11-13 09:57:53

《第十七届新概念获奖者范本.A卷》郭敬明新概念获奖作文 穿越文 第十七届新概念获奖者范本.A卷MB 已完结

《第十七届新概念获奖者范本.A卷》

来源: 作者:黄兴 分类:出版 主角:伍哥,那几次

经典小说《第十七届新概念获奖者范本.A卷》由黄兴所编写的出版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伍哥,那几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一 我离开灰鸟三年了——或许说成灰鸟离开我要好一些。毕竟他是鸟,而我并没有羽毛和翅膀。 我和故人很少联系。 这件事情是合情合理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离开灰鸟三年了——或许说成灰鸟离开我要好一些。毕竟他是鸟,而我并没有羽毛和翅膀。

我和故人很少联系。

这件事情是合情合理的,尤其是对我来说——我尽量将自己当成早就被证明不存在的“理性人”,这样大概能让生活变得有条理一些,至少会增加一些效率。

保证了效率的结果就是我三年以来就和灰鸟联系过两次,每一次都在十二月份左右,不是故意的,偶然为之。但我宁愿把这未经检验的偶然当作规律,并且为了维持自己的发现,在今年的冬天给他打一个电话。如果打不通的话,就等他打电话给我。

在今年冬天到来之前,我想说说我们最近的那几次联系:

前年,我在福州晒太阳的时候,他忽然给了我一个电话,说他现在在一个曾经的女校,男女比例失调很严重,他在那儿几乎成了宝贝,找个伴儿不成问题了。我同他说他现在打我电话是跨省长途。他说没事的,他有钱。我又说要解决他的后半辈子,得去个男校。随后他就把电话挂了。

还有一次是去年十二月份,他看到我写的东西,关于我们的朋友们。他说,他想起了很多,还有,什么时候写写他。我知道事情的重点一般都是“还有”,于是我说,我也想起了很多,然后下了线。

我说我想起了很多,但我仍旧没有和他好好聊聊。

当然不是害怕把所有准备用键盘敲打出来的话都说完了——我恰是这么准备的——只是害怕当我抱着所有的热情将话说出来的时候,突然发现对方也说了很多话。

一个人说,另一个人听,叫做聊天;两个人同时说,没人听,就只能叫做互相“倾诉”。

我不愿意这样,更不愿意发现我们彼此说出来的话都不是对方想要听到的——我们不得不承认,在交谈的过程中,我们多少抱着一些目的或者期许。

所以我选择了联系。

不是聊天,也不是倾诉。没有需要满足的愿望,也没有可以倾吐的感情。

隔在我们之间的全部空气和无线电波都干干净净的,就像刚刚认识的时候,多好。

现在回想起刚认识灰鸟的时候,脑子里就会冒出来“干净”这个词。

这个词语听上去蛮舒服的,但放在那时候,就会变成一个彻底的贬义词。就好像你看着一个人的脸,搜刮尽了肚子里所有词汇却只能说对方是个“好人”一样,当你不得不用“干净”去形容一个人的时候,说明他就只剩两天洗一次头这么一个优点了。

这当然是个优点,就算不能说明一个人爱卫生,至少能证明这男孩子已经正式迈入青春期,开始注意别人对他的看法了。当然,你也可以连这一点都不承认,不过在那之前请找一个好一些的形容词挂在三年前的我身上,不然我会觉得很难堪。

说起干净这个词当然不是跑题了。我只是想告诉你,我见灰鸟的第一面,那家伙就灰头土脸的,一点儿也不干净。这对我来说当然不重要,但对讲台上的诸位来说,是有着非凡的意义的:当他们开始清算总帐,准备找你麻烦的时候,就会冷不防地说上一句:“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就觉得你不老实。”这句话毫无逻辑可言,但又没办法辩驳——你要是说自己真是个老实的人,他就让你别装了;而你要是像灰鸟那样直接承认自己不老实,那他就一拍桌子,冲你吼一声:“你何止是不老实,简直是道德败坏!”他们也知道这样说下去,连最老实的庄稼人也会被折腾成十恶不赦的罪犯,但这根本就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没有哪个庄稼人能够穿得干净整洁,在他们面前留下什么好印象;更何况道德败坏的结果不就是开除学校然后回去种庄稼嘛,到那时他们还可以补充说“你早听我劝就不会沦落到这一步了”或者“我早看出来你就是个种地的命”——前者是教育者,后者是预言家。总之是很体面的工作,而且方便摆出那番姿态的。

说那么多不是为了证明灰鸟是个老实人(我坚信他七岁以后就没老实过了),只是为了说明他这显然没有庄稼汉老实的外形给即将影响他人生的诸位留下了多么差劲的印象,换句话说,我正在告诉你他日后不得不离开的原因——看起来不老实,并且不会装孙子。

这件事情困扰了我很长时间。诚然因为投胎没投好,他这个李家人装起孙子来没我这个姓孙的来得便利,但单从长相上来看,这个身体微胖,脑袋椭圆而且油光满面的家伙扮演起这个角色来应该是得心应手的。说难听些,他那面相,都不用多余装饰,只要往鼻子上一抹白,马上就是个丑角。事实上灰鸟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先天优势,并且直到和讲台上的诸位吵翻的那一天都以为自己装成功了。但他一直都没意识到,装孙子最重要的就是要真正觉得自己是个孙子才行——就连方法派的演帝都难免要融入一些体验,他一只死胖鸟,藏不住心中的想法,又怎么能把这戏演下去呢?

灰鸟的第一次演出是在英语课上。

新来的半吊子英语老师要找一个领读,任务就是早读带着读一读单词。好表现的灰鸟“腾”地一下站了出来,表示自己可以胜任,然后在对其标准的美式口音进行一番展示之后震惊了全场。“标准的美式口音”这话是英语老师说出来的,有些不便理解,我的感受就更直观一些,只觉得他说得比我那教了几十年英语的老爹还要好听。

这对我是很大的冲击,因为开学之前父亲一再嘱咐我说这学校里卧虎藏龙的时候,我还偷偷骂了句街,想说再厉害又能怎么样——结果一下就给我这个半吊子英语课代表来了个下马威,不说颜面无存,自尊心也是受了很大打击的。

不过我在几分钟内就恢复过来了。一方面是因为我自我安慰能力比较强,此外就是英语老师很快就下了一个结论——“这孩子很有语言天赋”。虽然我们这位老师很喜欢夸人,连我也拿到了一个“想很多“这样不知道好不好的评价,但在我的印象里,她就只对灰鸟说过那样的话,而且几乎是刚认识没多久就做出了这样的判断——没办法不这么说,一个只需要听两遍磁带就能记住所有单词读音的家伙真的很少见;何况他的北京话比在北京生活了十多年的人还地道。

以上就是我半主动勾搭他,并且在发现气味相投之后很快交好的全部原因。

现在我相信,那时的我因为出乎意料的孤独和没有安全感,只要看见一根稻草就会死命地抓住,用来缓解我的不安。但我仍旧坚持着一种略带宿命论的想法:如果班主任不执意让我这个教师子女当英语课代表,如果他那节课上没有举手,如果我后来没有和他喜欢上同一个女孩儿,那我们或许就不会像今天这样了——当然说不上是什么完美的结局,但总比成为陌生人好上不少。

然而这儿还有一个不那么巧合的故事。

他从六岁开始每天听VOA,虽然一个单词都听不懂,但还是鹦鹉学舌一样地跟着不停地读;他被父亲压着学新闻联播里的普通话,然后跟着马三立念了很多年的北京卷舌;而我,所需要做的就是呆在那里,看到他,然后像磁铁一样地感受到彼此的吸引,靠过去……

这些都是事实,而不是可能。但事实往往没那么迷人,就像达尔文告诉我们,总有一天人会出现在这荒芜的世界上,而我们却每每想及自己在被创造的那一刻,只要有一点点偏差,就不再成为人的幸运。

“你终于跑得比我快了。”这是灰鸟对我说过最动听的话。

我每一次上赛道的时候都会想起这句话。近半年没有比赛了。我最近一次想起他的这句话是期末考试之前,在看体质监测结果的时候:耐力测试是优,身高体重比例是——营养不良。这成绩不太好看,但我也没什么好挣扎的——我所能回忆起的最好的成绩是搬到这座城市的前一年,作为一个游客,在这儿的大街上,花了一块钱踩电子称称的,那里面,刺耳的女声说:“偏瘦。”当时母亲在我旁边,让我多吃一些,注意身体,不要以后跑几步就垮了。

但事情往往不如人愿。我的身高体重比在接下来的几年内一路上扬,毫无回转的余地。我觉得辜负了母亲的期望,心里苦痛,突然想起母亲那句话还有后半句,就硬着头皮报了八百米——虽说只得了倒数第四,但因为没多少人参加,所以正数的名次也在两位数以内,回家给母亲说的时候好歹有点底气,说明自己不是“跑几步就垮了”。

与我相比,灰鸟就真的是长了翅膀一样凶猛了。从小开始就被教体育的父亲带着跑操场,六七岁就开始绑沙袋,更大一点就到市里的体育学校场地去训练,背上扛着一大根木头。自然,他一直都是学校里的长跑冠军,刚进校测试的时候也很强悍地超了我们半圈多。因为这方面过于突出的表现,他当时就被视为两个月之后运动会的长跑主力。而我脑子里还有些关于长跑不切实际的幻想,所以就让他每晚带我跑,说是要一起参加比赛。

紧跟着就是每天晚上的训练。那家伙很懒,但肯定是个好教练,他说了他可以记住的所有动作,一个一个地教我,虽然没什么耐心,但意外的清楚明白。我的成绩慢慢有了提升,和他的差距也在一点点减小。

到了一切都准备

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黄兴)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第十七届新概念获奖者范本.A卷》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