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盛宠之嫡女为后》盛宠之嫡女为后百度云 女王受 盛宠之嫡女为后LOLI

更新时间:2019-11-18 00:51:58

《盛宠之嫡女为后》盛宠之嫡女为后百度云 女王受 盛宠之嫡女为后LOLI 已完结

《盛宠之嫡女为后》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漠娟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木荆莲,棉雾

完结小说《盛宠之嫡女为后》是漠娟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木荆莲,棉雾,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你们,还是不肯说?”木荆莲最后问了一句,似云和棉雾这次连动都没动。木荆莲深吸口气,挥手,“拖下去,打到肯说出来为止。” 两嬷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们,还是不肯说?”木荆莲最后问了一句,似云和棉雾这次连动都没动。木荆莲深吸口气,挥手,“拖下去,打到肯说出来为止。”

两嬷嬷上前利落的架起似云棉雾,就要拖下去行刑。刚出院门就看到玖拂衣冷冷的看着她们。

“三……三小姐。”

“两位嬷嬷这是做什么。”

木荆莲听到声音忙走了出来,看到玖拂衣之后,悬着的心终于放下。随后就气从心来。

“拂儿!你去哪了,你知不知道,娘亲有多担心你!”

郑姨娘也走了出来,笑道:“哟~三小姐回来得可真是时候,再晚一点,你那两个丫头可就不保了。”

玖拂衣垂眸,从眼皮底下睨着她,淡淡道:“一个小小的姨娘也敢对嫡小姐如此说话?谁给你的胆子?”

玖拂衣这番话让在场所有人都惊讶了,这个散发冷沉气息的人真的是她们平日有些傻气的三小姐?真的没有被掉包?

“你……”木荆莲也愣住了,她从来都没有这一刻觉得,眼前的女儿如此陌生。

玖拂衣抬眸看着木荆莲,眼眶满满溢满泪水,随后大颗大颗的掉落,边哭边哽咽:“姐姐喜欢紫荆花,娘亲也喜欢。女儿只是听说城外紫荆花开得灿烂,想去折几枝回来给姐姐看。怕娘亲不允许,拂儿才出此下策……拂儿知错,娘亲别生气……”

玖拂衣的声音本就软绵,哭起来更像是小猫叫,看起来格外可怜。玖拂衣从小就性子豁达,天大的事也是笑眯眯的模样,在木荆莲面前哭成这样还是第一次。哭得木荆莲心都碎了。忙上前把玖拂衣抱在怀里,眼泪直掉:“你这孩子,为什么不和娘亲说实话。你这样都不告诉娘亲就失踪,知道为娘有多担心吗?”

“拂儿知道错了,知道错了。”

“别哭了,娘不怪你了,是你有心了,你对你姐姐有心了。”

玖婉玥一直都是玖府的禁忌,如今被玖拂衣一闹,就算此事闹到玖微阳面前去,他也不忍心责怪玖拂衣。她们母女在这母慈子孝,郑姨娘站在那里就成了笑话一场。她倒是很想说一个死人也值得你们哭成这样,说出来气一气她们。可是这话要是说出来,她也别想在玖府呆下去了,如此,只好带着玖半雪,愤愤离开。

待院中只有玖拂衣母女两人之后,木荆莲放开玖拂衣,抬手擦擦眼泪,声音虽然沙哑却清晰:“我的拂衣乖巧懂事,性子绵软。从来都不会有这样凌厉的气势,你,到底是谁。”

果然知女莫若母,第一个发现她不对劲的,是木荆莲。可是她能如何解释?她就是玖拂衣,独一无二。

“我是玖拂衣,从头到脚都是。”

木荆莲放下手,与玖拂衣对视,谁都没有主动避开。良久,木荆莲放松身体,冷静道:“那你告诉娘,你在做什么。”

“姐姐,不能死得不明不白。”

玖拂衣说得森然,木荆莲一阵恍惚,她的玥儿。

“对,我的女儿,不能死得不明不白。”

这下轮到玖拂衣愕然了,她以为木荆莲会骂她一顿,说她敢和皇族斗争这种话。没想到,木荆莲竟然也一直有这样的心思么。

“拂儿,以后在娘面前,不用伪装。你改变了很好,若还是以前的性子,怕是要让为娘失望了。”木荆莲抬手抚过玖拂衣头发,“我们玖家不才,给他们造成点困扰还是做得到的。”

看来此事玖微阳也同意了,不过只是造成困扰哪有这么好的事,一命抵一命才是人之常情吧。

木荆莲走后,玖拂衣把似云棉雾带入屋内,关上了房门。思量的目光把二人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玖拂衣这才开口。

“你们二人跟在我身边多久了?”

“自小姐出生以来,奴婢和棉雾就陪在小姐身边了。”

玖拂衣点点头,似云和棉雾大了她两岁多,她们都是家生子,从两岁多就跟在她身边了啊。的确够久了,也快十八了。

“你们也都快十八了,再留在我身边有些说不过去。这样吧,我帮你们看看,你们自己若是有喜欢的人,也跟我说,我帮你们做主。好歹主仆这么多年,你们出嫁我自然不会亏待你们。”

似云噗通一声跪下,哽咽:“小姐,可是奴婢做错了什么?奴婢不要出嫁,奴婢要一直陪着小姐。”她从记事起就跟着小姐了,她性子有些木讷,承蒙小姐不嫌弃,待她亲如姐妹。她不想嫁人,只想一辈子留在小姐身边,侍候小姐。

“傻丫头,你们什么都没做错,反而做的很好。让你们出嫁,是为了你们着想,知道吗?”玖拂衣安慰了似云一番,看向一旁沉默不语的棉雾,“你呢,可有心上人。”

“有……本来想过段日子再和小姐说的。奴婢老家的表哥,向奴婢家提亲了。爹娘也希望小姐放奴婢离开。”

“这样也好,似云,你去把我首饰盒拿来。”

“是。”似云起身擦掉脸上的泪水,给玖拂衣抱来了一个小盒子。盒子分上下两层,上面是首饰,下面是银票。

玖拂衣从里面拿了两根最好的簪子,又拿了几张银票放到棉雾手中。棉雾被玖拂衣的大方惊了一下,小姐给她的这些东西,足以在乡下买下一间铺子了,忙推辞道:“小姐,太多了,奴婢不能要。这样好的簪子给奴婢添妆奴婢已经受宠若惊了,这银票真的不能要。”

“拿着,你跟了我这么多年,这是你应得的。你要是不收,我可生气了。”

棉雾无奈,只能收下。然后退后一步,郑重的给玖拂衣磕了三个头,道:“小姐莫要太心善,一定要小心郑姨娘母女,奴婢……就此别过。”棉雾说完起身离开了房间。

“你呢,先慢慢物色着吧。”

“……是。”

既然决定与二皇子斗,那她身边的人绝对不能成为她的软肋。惜言和霜华都有武功傍身,棉雾和似云不过是安分的婢女,虽有几分小聪明却并不心狠,无法保护自己。是以,让她们早早脱身,也是为了她们好。

相安无事度过了剩下的五天,持续了九天的科举,终于考完了。在翰林院大门打开的那一刹那,感觉像是囚禁了多年的牢笼终于放出了里面的凶兽。这一个个面目憔悴,深情萎靡的考生和九日前意气风发的样子截然不同。

玖拂衣身着浅绿色披风站在马车旁边,看着有人从里面被抬出来,有人出来后就失声痛哭,还有人虽面容憔悴眸中却神采奕奕……各种样子都有。那一刻玖拂衣庆幸她没有生为男子,让她行军打仗她可以,若让她提笔进行九天的科举,她还真坐不住。

玖拂衣先看见的是苏宴,他脸色和众考生一样苍白,眸中却一片平静。玖拂衣心中稍定,苏宴这个样子,看来是胸有成足了。

苏宴眯眼适应了一下外头的日光,回神过后就看到玖拂衣冲自己柔柔一笑。苏宴下意识的跟着笑了一下,正准备走过去。一个男子比他脚步更快更沉稳的到了玖拂衣面前,看着玖拂衣笑意深深的给男子系上披风,苏宴停下了脚步。

“哥哥,你好像比他们要轻松那么一点点。”玖步澜任由玖拂衣给自己系上披风,闻言笑道:“三皇子是这次的副考官,他让人给我安排了一个比让人舒适一点的住处,倒是让我轻松不少。”

玖拂衣挑眉,怪不得这九天都没怎么见辞凰游,原来他也在里面被关了九天。不过他倒是有心,想到此玖拂衣嘴角笑容微软。

“走吧,娘亲给你做了好吃的,就等着你回去呢。”

“好。”

兄妹二人转身进了马车。

苏宴站在原地,说不出心中是什么复杂的感觉。他本想告诉玖拂衣他这次感觉考得不错,可是就在刚刚他突然疑惑,他为什么要告诉她?莫非是因为玖拂衣对她有知遇之恩,所以想证明他没有辜负她的一番好心吗?她又没有对他抱有期待。嘴角苦涩了一阵,苏宴整顿神情,现在说这些还为时尚早,等到放榜之后,一切自会有分晓。

众学子回住处之后,睡得是天昏地暗,醒来之后颇有些不知今夕是何夕之感。

玖步澜也大睡了一场,醒来之后一家人坐在一起用晚膳。木荆莲往玖步澜碗里不断夹菜,心疼道:“多吃点,你看你,才九天瘦了多少。”

“母亲不用太担忧,都是这样过来的,养几天便好了。”玖步澜并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只是把木荆莲夹入碗里的菜都给吃光,木荆莲这才欣慰些。

玖微阳放下筷子,淡淡道:“答卷感觉如何?”

“有点难度,但不算太差。”

“嗯,别太志满,要认识到自己的不足。”

“儿子知道了。”

木荆莲皱眉:“你看你,就不能等吃完饭再说,每次都在饭桌上教儿女大道理,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了。”

“你懂什么,慈母多败儿,我这是教澜儿治学的态度,你一妇人懂什么?”

“是是是,我是妇人,那些大道理我的确不懂。可御史大人,您大人的吃的穿的,还需要我们这些妇人给您准备呢,您怎么不说?”

“你……懒得和你辩。”

玖拂衣默默的忍俊不禁,父亲身为御史,直言上谏口才了得,却每每都被母亲堵的说不出话来。其实不是辩不过,只是看到木荆莲因为自己被堵到无言便心满意足,就不忍心辩赢了吧。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漠娟)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木荆莲,棉雾)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漠娟)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盛宠之嫡女为后》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木荆莲,棉雾),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