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重生只手遮天》只手遮天小说 下克上 重生只手遮天弱受

更新时间:2019-07-06 18:07:13

《重生只手遮天》只手遮天小说 下克上 重生只手遮天弱受 连载中

《重生只手遮天》

来源: 作者:清风徐来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赵文武,徐风

《重生只手遮天》作者:清风徐来,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赵文武,徐风,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站在门口的周天,内心燥热,看着走廊昏暗迷离的灯光,脑海中不断浮现出女人完美的酮体。 狠狠嘬了一口烟,转身将房门悄悄推开一条缝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站在门口的周天,内心燥热,看着走廊昏暗迷离的灯光,脑海中不断浮现出女人完美的酮体。

狠狠嘬了一口烟,转身将房门悄悄推开一条缝隙,把手机带有摄像头的那一部分悄悄塞了进去。

帝王厅中灯光昏暗,光滑透亮的镜子将舞台上五颜六色的光线折射在外面,赵文武点着一根烟站在李如烟旁边,眼中露着精光,从上到下一遍一遍的观看。

今天出席晚会,李如烟穿的略显成熟,黑长秀发披散在肩膀上,脸上画着淡淡桃花妆,身着及膝深黑色晚礼服,浅V型领口,身材虽算不上火爆,但却有小荷才露尖尖角的美感,别着一根精致的蝴蝶胸针,黑色高跟鞋耷拉在脚趾上摇摇欲坠。

一根烟吸罢,赵文武的小老二早已支起帐篷,掏出手机调成摄像模式,握在左手,另一只手缓慢的解开裤腰带。

裤子顺着大腿滑落下来,他俯身弯下腰,贪婪的呼吸,右手手指放在李如烟的额头,顺着鼻梁嘴唇慢慢向下滑去。

滑到脖颈,用手轻轻抚摸白金水晶镶边的蝴蝶胸针,眼神忽然狂热,猛然扯开肩膀上的衣服,露出大片嫩滑的白肉。

同一时间,门口的周天感觉身后一股大力传来,来不及反应便撞进虚掩的门里,手机滑落到赵文武的脚下。

赵文武猛然抬起来,慌忙提起裤子。

“周天,你搞什么?”

“武哥,对不起,我感觉背后有人推我。”

“有人推你?门怎么是开着的,还有这个东西是怎么回事?”赵文武眼神凌厉,一脚狠狠的踩碎手机亮光的屏幕。

周天支支吾吾半天没有回答。

“还不快滚出去,扫了老子的兴。”

周天刚走到门口,巨大的身躯猛然朝后飞去,将赵文武身边的桌子砸翻。

一个身材消瘦的少年出现在门口,一步一步朝前走,昏暗的灯光打在他面无表情的脸上。

赵文武看到徐风,表情凝重一言不发,周天一手扶着腰,另一只手指着前面说:“徐风,你他娘的敢打老子,信不信今晚你出不了这个场子?”

徐风走到沙发前,将小妹肩膀上的衣服扯上,面无表情的看着赵文武。

周天见徐风竟然无视他,顺手从地上抄起一个洋酒瓶子就朝着徐风头上砸去。

徐风竟是躲也不躲,挥出右手砸烂瓶子打到周天的脸上,这一拳直接将他砸昏过去。

周文武脸上肌肉明显抽了抽,有些畏惧的向后退了一步。

“徐风,我可告诉你,今天你要是敢动我,我爷爷肯定不会放过你们。”

“哦,是吗?”

他有何惧?赵市长见到康如麟还要恭恭敬敬,更何况他这个宗师。

猛然向前一步踏出,同时挥动右拳向前砸去,赵文武来不及张嘴回话,整个人像断线风筝一样向后飞去,只听一声巨响,随即楼下爆发出剧烈的骚动。

赵文武半个身子撞碎了玻璃墙耷拉在外面,血流满面,已经昏死过去。

徐风背起李如烟出了帝王厅。

他刚才很想一拳砸死赵文武,打死赵文武对他来说不过是一拳的事,大不了最后一走了之,但最后他还是收了力道。

他可以走,但父母小妹走不了,就算赵家不敢对自己动手,但肯定会背地里对父母下手。

徐风总不能一下子灭了赵家,虽说不难,但一个市长的分量还是不轻的,那样等于对整个国家宣战。

刚走出包间便看到楼梯口不断有人涌出,皆是手持刀枪棍棒的青年,为首一人身形强壮,右手握着一把明晃晃的砍刀,嘴上叼着烟凶狠的盯着他。

“是你打伤了赵公子?”

徐风不答话,将怀中的李如烟背到身上继续往前走。

“他***,给我砍死她。”强壮男人向前吐出香烟,举起手中的砍刀向前冲去。

说时迟那时快,强壮男人刚踏出一步,面前那人身形一晃之间便出现在眼前,香烟落到地上弹出火花,他整个人倒飞出去,砸倒身后一片。

牵一发而动全身,徐风踢出第一脚后,在人群中犹如狂暴猛兽,每一次出脚都带倒一片人,二楼宽敞的走廊中哀嚎不断。

下了楼梯,周围的人只敢远观,不敢靠近他身前五步,就这样背着李如烟出了酒吧。

出门不久,便有两辆闪着灯光的急救车从他身边呼啸而过。

徐风感觉脖子上传来腾腾热气,一个湿滑的东西触碰到自己的脖颈。

心中暗道不好,立刻将身后的李如烟放下,右手化掌朝着她脖颈砍去。

李如烟软绵绵的倒进他的怀中,徐风看着她潮红的脸颊,心中对赵文武的杀心又中了几分。

为了打消父母的疑惑,回到家后他说李如烟喝多了酒,打电话给自己去接她回来的。

安顿好李如烟之后,徐风趁着夜色偷摸跑了出来,孤岛之上行踪已经暴露怕是不能再呆,深思熟虑之后他朝着南边跑去。

夜已深,徐风站在半山腰上,俯看城市灯火阑珊。

他脚下的土地便是花田园,思来想去,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而且此处的灵气犹胜于孤岛凉亭。

寻了一处草坪盘腿坐下,双手催动法诀,屏气凝神,随着时间流逝,渐渐心无杂念。

晨曦徐徐拉开帷幕,温暖和煦,为大地添上一件金衣。

一阵湿润润的威风拂过,徐风睁开了眼睛,更深露重,衣服上沾满了小水滴。

=======================

渝州市中医院,最大的VIP病房里躺着一个人,浑身上下被纱布包裹,面部带着氧气罩。

宽大的病床前站着三个人。

“马医生,我孙子的情况如何?”

“赵市长,令孙伤的倒不是太重,修养几月便可恢复,只是脸上被碎玻璃划伤太多,恐怕毁容了。”

年近花甲的老人双手用力的握着病床护栏,声音颤抖的说:“你退下吧。”

医生刚刚关上门,一个大腹便便手上带满金戒指的男人迫不及待的说:“赵市长,您可一定要为文武还有小天做主啊,我们家小天半边脸颊骨折,嘴里的牙全部都给打掉了,而文武现在又被毁容,一定不能让那小子逍遥法外啊。”

赵市长看着病床上一言不发的孙儿,嘴中喃喃:“小武,是爷爷没有照顾好你,爷爷对不起你父亲。”

赵文武幼年父母亲便因为政治斗争而双双死于车祸,他命大,在后座躲过一劫,而组织这场车祸的幕后黑手便是赵市长当年的竞争对手,所以赵元山从小就百般疼爱孙子,有些事情他明明知道自己孙子做的有些过分,但每每想起儿子儿媳便觉得怎么做都补偿不了自己的孙儿。

“周老板,你放心,我一定会让李家给个交代的。”

金水区政府门口,每天都聚集了不少人,有些是当地的居民,有些是附近的村民,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只有一个,上访告状。

当时间快到中午的时候,一口巨大的黑色棺材被运送到这里,放在了大门口。

周围还站着十几个披麻戴孝的百姓,老少男女皆有。

其中两个男人扯着一个宽大的黑布,上面写着一行白字特别醒目。

“状告副区长李文斌,贪赃枉法害人性命。”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