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纯爱纠恋:霸道女王的温柔爱》纯爱之恋 Size Queen 纯爱纠恋:霸道女王的温柔爱君臣文

更新时间:2020-05-29 09:51:25

《纯爱纠恋:霸道女王的温柔爱》纯爱之恋 Size Queen 纯爱纠恋:霸道女王的温柔爱君臣文 已完结

《纯爱纠恋:霸道女王的温柔爱》

来源: 作者:言飘痕 分类:职场 主角:丁洛歌,徐夜羽

经典小说《纯爱纠恋:霸道女王的温柔爱》由言飘痕所编写的职场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丁洛歌,徐夜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躺在床上的丁洛歌看着天花板,水晶吊灯一会清晰一会模糊。 从浴室里走出来的粉黛,看着丁洛歌的侧脸就觉得心疼,她的神情怎么可以这样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躺在床上的丁洛歌看着天花板,水晶吊灯一会清晰一会模糊。

从浴室里走出来的粉黛,看着丁洛歌的侧脸就觉得心疼,她的神情怎么可以这样的落寞,“洛,在想什么呢?”

转过头,看着在擦头发的粉黛轻轻一笑,“我想我哥哥了。”

粉黛从没有看过这样温柔的丁洛歌,没有刺,只有正常人的表情,“哥哥?我知道了,就是你打电话的时候向他撒娇的那个吧。”

“是啊,我很爱我的哥哥的。”

“那,给我讲讲你和你哥哥的事情吧吧,我都没有哥哥。”

她们两个躺在一个被窝里,丁洛歌平躺,依旧看着那个水晶吊灯,粉黛侧躺看着她的侧脸。

“五岁的时候,因为任性要吃巧克力,非要哥哥去给我买,哥哥说他很累,那时候根本没有注意到她有点苍白的脸色。”

说到这丁洛歌侧过脸看了看粉黛,粉黛没有说话,接着有转过脸继续说,“我在马路对面等他,眼看着哥哥从我对面对我招手,还举起手中的购物袋给我看。”

粉黛看着丁洛歌的眼睛,好像有东西在眼角闪烁。

“我忘了这是在马路上,看到哥哥就跑了过去,心里只想着巧克力。并没有听到哥哥在喊我,汽车的刹车声伴随着哥哥的身体倒下,我被哥哥推到摔在一边。血映着洒落的巧克力红了一片地,当时我吓得说不出话,直到救护车把我和哥哥送到医院。”

丁洛歌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看着丁阳念进去的手术室一动不动,后来爸爸妈妈来了,问她什么,可是丁洛歌什么都说不出话。看着爸爸妈妈她就开始哭,一直哭一直哭,直到累了睡着。

粉黛看到有滴泪从丁洛歌的脸庞滑落,“洛…”

“等我醒来已经是三天后,妈妈对我说哥哥没事,而哥哥坐在病床上对着我微笑,我想喊哥哥却喊不出来,走过去抱着哥哥,使劲的摇他。哥哥发现我的不对劲找来医生,医生说我因为惊吓过度导致短暂性失声,要注意不要再受到刺激,情况不好的话有可能再也不能说话。”

粉黛向丁洛歌靠了靠。

“三个星期后哥哥出院,但是我还是没有说出话,一开始我闹过,在医院见人就打,父母也打,脾气不好就摔东西,爸爸妈妈把我锁在家里轮流照顾我和哥哥,哥哥不忍父母劳累提前出院在家陪我。”

“那段时间我就像一个怪物,虐待小猫小狗,看着它们慢慢被我整死,有时候好久不吃东西,有时候一下子吃很多,有时候整天整夜的哭,有时候好几天都不说话。”

“哥哥伤势好的差不多的时候就陪着我玩,那时候他的身子还很虚,我做什么就陪我,要什么给什么。后来拉着我去人多的地方,和一些小朋友玩,起初我很害怕,谁碰我我就狠狠地打他们了,很多家长都不让小朋友给我玩。”

“直到有一天两个小男孩跑过来给我玩,我拿小石子丢他们,摔倒了,他们没有笑我而是过来给我吹伤口,我受惊了,伸出手就往一个小男孩脖子上去抓,把他给抓哭了脖子留下一道血印。”

“两个月我的脾气开始好转,哥哥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教我说话,可是我就是不愿意说话。爸爸带我去了很多医院,医生都说没有什么问题就是心理疾病。我和哥哥的病让家里负债很多,有时候债主追到家里拿走一些值钱的东西抵债,我就会发疯一般的那东西砸他们。”

“洛,不要说了。”

“没事,七岁那年,哥哥再一次住院,我害怕极了,把自己关进房间里。妈妈说哥哥想见我,我打开门拉着妈***手要去见哥哥。”

病床上的他很苍白,好像随时消失一样,“哥哥。”我沙哑的声音响起,哭着抱着哥哥。

丁阳念听到丁洛歌的声音激动的笑了,“小洛歌,你叫我什么?”

“哥哥。”这一声丁洛歌的声音很清澈明亮,丁阳念和父母都哭了。

“爸爸带我去看医生,医生说我已经没事了。爸爸让我到门外去等他,隐约中我听到医生说我哥哥的心脏情况不稳定,随时有可能出现有意外。”

“哥哥出院后送我一个吊坠,心的形状,但缺了一角,哥哥说万一有一天他不在我身边看到这个吊坠就像看到他一样。”

“后来慢慢长大小时候的事一些都已经在记忆里淡化,只有哥哥经常休学,我一有时间就爱粘着哥哥,爸爸妈妈去外地打工,还了债务。”

“后来我瞒着哥哥去打工,包括在酒吧唱歌。我一直告诉他我在学校很好,得的有奖学金。我喜欢给他撒娇让他以为我过的很好,我回到家就喜欢躺在哥哥的肚子上然后听他给我唱歌。”

丁洛歌侧过身子与粉黛对视,“从我能说话的那一刻起我就觉得要保护哥哥,我赚钱让他去学美术,去学弹琴,做他想做的,就是为了不让他寂寞,很多次我都看到哥哥一个人站在窗前看着天空发呆。”

粉黛早已经哭的稀里哗啦了,“洛…洛…”

丁洛歌抚了抚粉黛的头发,“哥哥反复的画着蓝天,他说那里是天堂是他以后的家。”

说道这丁洛歌再也抑制不住的哭了出来,“粉黛,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他,多害怕他真的有一天会离开我。”

粉黛紧紧的抱着丁洛歌,“不会的,一切都会好的。”

丁阳念在画室里反复的用蓝色调试画着蓝天,日复一日,不厌其烦的画着。他希望到时候不会太寂寞,希望到时候不会有太多的舍不得。

徐夜羽准备敲门问她们要喝牛奶么,就听到粉黛要丁洛歌给她讲她那个哥哥,于是就坐在地上靠着门安静的听着。

他没有想到小时候的丁洛歌经历过这些。那些在学校的冷漠,独来独往原来是因为小时候受到过惊吓。掏出口袋里那个缺了一角的心形吊坠,徐夜羽突然觉得他好想保护丁洛歌。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站起身,对着门口无声的说了句晚安,嘴角噙着一抹不明所以的笑走了。

徐夜羽早早的就起了床,三明治,煎鸡蛋,还有牛奶,弄好放在餐桌上等着他们下来吃。

两个女生哭了半夜才睡去,醒来的时候眼睛肿的像桃子,简单收拾一番过去,丁洛歌和粉黛就下楼去,肚子早已经饿的咕咕叫了。

还没走到楼下粉黛就闻到了香味,“哇..好香。”

昨晚说了那么多以后丁洛歌感觉心里舒服多了,看到爱吃的粉黛,她就冒了一脑袋的冷汗。

“洛,你快来吃,好好吃的三明治,也不知道是谁做的。”粉黛已经啃掉了半个三明治,喝了半杯牛奶。

刚洗澡出来的徐夜羽听到这话顿时觉得全身冷冰冰的,他在想粉黛不是一般的吃货。丁洛歌听到后,心里把粉黛鄙视了上千万次。

走到粉黛身边的丁洛歌对着她的背翻了一个又一个的白眼,“是你做的。”

“恩恩,不对啊,我才起来啊,难道徐夜羽家又住了一个人?”说着还不忘吃东西的粉黛。

丁洛歌懒得理她,拿起三明治自己吃起来。

擦头发的徐夜羽看着她们这对活宝瞬间觉得哭笑不得,没好气的说“是鬼做的,我家住着一个精灵。”

“咳咳…”丁洛歌被身后徐夜羽的声音吓了一跳,转过头想要去挑衅他。

白色大圆领的针织衫松垮的穿在身上,露出漂亮的锁骨,头发还在滴水,说话的时候喉结上下滚动,有水珠顺着下巴滑下来直至胸口处,未干的刘海贴在额头上,深邃的眼睛里全是笑意,刀削一般的唇线微微上扬,丁洛歌觉得现在的徐夜羽好漂亮。

粉黛听到丁洛歌的咳嗽声之后就没有了声音转过头去看她,见她扭着身子看向后面,于是想看看是什么,粉黛忘了忘嘴里送食物,看着像画中走出来的徐夜羽,“好漂亮。”

“咳咳…”徐夜羽不好意思的咳了咳,脸上染上一片彩霞。正在擦头发的手放在头上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三个人的脸上都染上了可疑的红晕。

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言飘痕)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纯爱纠恋:霸道女王的温柔爱》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