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天价婚约:总裁勾妻上瘾》天价婚妻 XXOO 天价婚约:总裁勾妻上瘾Mary

更新时间:2019-07-09 18:07:52

《天价婚约:总裁勾妻上瘾》天价婚妻 XXOO 天价婚约:总裁勾妻上瘾Mary 已完结

《天价婚约:总裁勾妻上瘾》

来源: 作者:流光霁月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夏安筱,连慕言

主角叫夏安筱,连慕言的小说是《天价婚约:总裁勾妻上瘾》,它的作者是流光霁月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夏安筱看着男人手臂上的那道浅浅淡淡的牙齿印,晃了晃神,“连慕言,你牺牲太大了。”她仰起头看着眼前这个俊美优雅的男人,喃喃道:“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夏安筱看着男人手臂上的那道浅浅淡淡的牙齿印,晃了晃神,“连慕言,你牺牲太大了。”她仰起头看着眼前这个俊美优雅的男人,喃喃道:“你在我这里,什么都不会得到的。”

“如果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我不会出手。”连慕言敛下幽深的黑眸,唇畔勾起笑意,带着漫不经心。

“是吗?”女人扬起凉凉的笑意,“那么这次要让你失望了,都说连公子投资从来不出差错,那么我想我会有幸成为连公子在交易里唯一的失败。”

“女人,你的博弈技术显然还不到家。”男人抬手揉了揉她的头,笑意浅淡。

被他说对了,夏安筱这么说,无疑是因为害怕自己真的会沉沦在他的手段下,想让他收手,另一方面又在警告自己。

连慕言站起身,从衣帽间里拿了换洗的衣物走进浴室。

直到浴室里的水声响起,夏安筱才回过神来。

她迅速地关上灯,将被子卷在自己的身上,施施然地躺在床的正中央,将头埋进柔软的被窝里。

连慕言洗完澡走出来的时候,透过月光,隐约看见在大床上把自己卷成大粽子的夏安筱,好看的剑眉蹙起,嘴角却是扬起止不住的笑意。

“夏安筱,你不嫌热啊?”男人温润的嗓音缱绻低沉地在头顶响起。

感受到床的一边凹陷了下去,夏安筱全身的血液几乎都僵硬住了,大脑一片空白。

男人看着一双明亮的眼眸在昏暗的光线里转动着,透露着紧张与不安,恶劣地抬手将被子抢了过去。

感受到压在身下的被子被抽起,躺在床上的夏安筱猛地转身快要被男人拉走的被子,却怎么也敌不过男人有力强势的力道。

“你要是中暑了,我就直接把你扔医院去。”

夏安筱抱住被子的一角死死不肯松手,“我习惯这么睡。”

男人稍稍一用力,被子就从女人纤细的手里抽走,他把被子扔到一遍,修长的手臂就被女人抱着了。

“连慕言,没有被子我睡不着。”夏安筱可怜巴巴地对着他眨着眼睛,“你不能这么虐待一个身心受创的病人。”

“哦?”抬手勾起她的下巴,男人的气息在这样的夏夜里愈发灼热,“你要是习惯抱着被子睡,我不介意当被子。”

女人的小脸上染上淡淡的绯红,抬手拍开连慕言骨节分明的手,“谁让这是你的被子呢。”她翻身躺下,抓起另一个枕头抱在怀里。

连慕言看着他,嗓音低哑,“一个被子就惹你不快了,你脾气这么大啊,恩?”

“连公子,”夏安筱温软的嗓音闷闷地传来,“你太不知道享受了。”

男人挑起好看的剑眉,饶有兴趣地看着她,等待她的下文。

“在开着空调的房间里抱着大被子睡觉是多少人的梦想啊。”

闻言,连慕言不禁失声哑笑,“你就这么点出息?”

夏安筱哼哼了几声,语调软绵的像云,“我只是个小女人,连公子你不要对我有太大的期望。”

男人缓缓低笑着,抬手去抢女人怀里的枕头。

“连慕言,你这么不好客,传出去会影响你翩翩公子的形象的。”夏安筱死死地把枕头压在身下,空出一只手来拍打他。

男人凝视着她因为懊恼而使原本绯红的脸颊溢出水色,如画的眉眼漾着点点丝丝的媚,心底最柔软的那层忍不住地悸动着,他慢慢地俯下身,嘴角噙着邪肆的笑容,宽厚的手爬上她的细腰,修长的手指在她腰间轻快地弹着肌肤。

夏安筱一僵,酥麻的感觉蔓延全身,她叫着不停地挣扎着,企图甩开在她伸手作乱瘙痒的手,“连慕言,你快住手,住手!”她拿出身下的枕头砸向他,“我把枕头还给你还不行吗?”

男人大手挥开扔过来的飞枕,将她压在柔软的床上,单手高举她的双手,控制在她的头顶上,“现在后悔,不觉得有些晚了吗?”语调低哑漫着笑,手的动作却停了下来。

她和小时候一模一样,还是那么怕痒。

温热的气息包裹着她,带着别样的蛊惑,夏安筱涨红了脸,抓着他手腕的手僵持着,她愣愣地看着男人俯下身,大脑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就在男人的鼻尖蹭在她鼻子上的时候,轻快的声音响起,压在她上面的男人停顿了一下,夏安筱即刻推开了他,顺手拿起枕头抱在怀里,阻隔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连慕言微微蹙眉,抬手拿起手机接电话,“喂?”低低的嗓音里带着极度的不耐烦。

电话那头的康助理怔了下,隔着无线电波都能感觉到他老板强大的怒意,他觉得自己电话打的不是时候,可能夏小姐又惹他不快了。

“连总,夏老想找你买下锦瑞剩余的股份。”

康助理小心翼翼的话让男人蹙起眉头又深了几分,“找我?”

“确切的说,是找之前的神秘买家。”

傅以筠明明已经知道他是谁了,但夏家的人到现在都还不知道那个买家是连慕言,可见傅以筠对那个夏意儿上不了多少心思。

连慕言的眉头舒缓了下来,视线落在躲在一旁抱着枕头警惕地盯着自己看的夏安筱,唇角勾起的笑意渗着点点冷意,“拖着。”

“好的,连总。”康助理顿了顿,犹豫了一下,又道:“连总……美国那边……”他的心里有些忐忑,不知道要不要说。

听到美国,连慕言起身,夏安筱顺着他挺拔欣长的身影看过去,连慕言拿起放在沙发上的西装外套,就要往门外走,感受到女人的视线,将电话移到胸口,低声温柔带着笑意,“乖,睡吧。”

夏安筱看着男人走出房门,在门关上的那一刻听到被他压得极低的嗓音,“她又怎么了?”

他?还是她?

夏安筱嘴角勾起冷意的笑,她猜是留在美国让他心心念念的青梅。

她突然觉得有些没意思,无论她到哪里,都是多余的那一个,夏家恨不得赶她出去,夏意儿和傅以筠之间,如果没有她,可能早就结婚了也不一定,至于这个男人,嘴上说着要娶她,可其实心里还有一个人宝贝着。

她拿起手机,翻出微博,徐肥胖子回了她几条私信都还没有看,内容无非是期待合作,定个吃饭日期之类云云。

女人眉头微蹙,思考了一会,快速地打下字,“徐总,明天中午一起吃饭怎么样?”

对方很快回复,“中午和顾客有约了,晚上行吗?”

夏安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纤细的手摩擦着手机轮廓,心里暗骂这个徐肥胖子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她正犹豫着怎么回复时,房门打开,她吓了一跳,做贼心虚地将手机屏幕捂住,抬头看着门口。

男人修长挺拔的身形站在门口,微微挑眉,没有错过她强装镇定的小脸,幽深的眸底浮着笑意,却带着几分清冷,“我明天中午会回来,宁奇过来给你拍片。”

“那是不是只要骨头没事,我就可以离开了?”

夏安筱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让连慕言眼底的不快又深了几分,“怎么?说得好像是我囚禁你了一样。”

难道不是吗?心里这样想着,可她还是扬起嘴角,带着笑意,“连公子说笑了,像我这样的人,怎么会喜欢一天到晚躺在床上嘛。”

连慕言挑了挑眉,她这样的乖巧,肯定有诈。“只要宁奇说你可以下地,我当然不会拦着。”

夏安筱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不相信他会这么好说话。

其实连慕言早就问过宁奇了,扭伤脚少说也要一周才能好,更何况她有旧患。

连慕言思量地看了看她,长腿迈向床边,拾起地毯上的被子放在床上,单脚跨上床,抬手拿走她手里的手机,夏安筱一惊,抢过手机,侧过身,防备地看着他,“你干嘛?”

男人抬起手敲了一下她的额头,“干嘛?关灯睡觉。”末了,像是想到了什么,带着邪肆的笑意,俯下身,凑在她的耳畔,“都说了让你矜持点,我还有事情要忙。”

夏安筱瞪了他一眼,警惕地看着他伸过来又要拿手机的手,“我失眠,要听故事才能睡着。”

连慕言忍不住低笑,捏了捏她柔软的脸颊,“多大了,还要听睡前故事。”

“你管我。”夏安筱觉得有些热,推开了男人,侧躺在床上,翻着手机,装模作样地找出网络电台软件,不期然,简短的铃声响起,徐肥胖子的私信明晃晃地跳出来,夏安筱心慌地快速瞥了一眼手机屏幕的上方,徐肥胖子回复,“夏小姐,如果明晚不行的话,我可以尽量把中午的时间为你空出来。”

咔擦一声,薄薄的屏幕暗了下去。

连慕言饶有深意地问了句:“怎么不听了?”

“突然有些困了。”她假装打着哈欠,将手机塞到枕头下,“你快走吧,别打扰我睡觉。”她不确定刚才连慕言是不是看到了,心里忐忑着不安。

眼前突然出现一只修长的手,在她还反应过来的时候,就从枕头底下拿出手机,夏安筱看着手机被握在男人的手里,心里慌乱着要去抢。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流光霁月)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夏安筱,连慕言)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流光霁月)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天价婚约:总裁勾妻上瘾》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夏安筱,连慕言),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