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随身空间:重返知青点》随身空间返城知青 801 随身空间:重返知青点全文章节

更新时间:2019-07-10 18:07:10

《随身空间:重返知青点》随身空间返城知青 801 随身空间:重返知青点全文章节 已完结

《随身空间:重返知青点》

来源: 作者:恋清波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茉莉,陈致远

《随身空间:重返知青点》为恋清波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抹黑走到炕边,轻手轻脚的脱去棉袄棉裤,顿时身子一僵。 她是天生骨寒本就怕冷,掉到冰窟窿里后就更怕冷了。 屋里虽然被陈致远烧的很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抹黑走到炕边,轻手轻脚的脱去棉袄棉裤,顿时身子一僵。

她是天生骨寒本就怕冷,掉到冰窟窿里后就更怕冷了。

屋里虽然被陈致远烧的很暖和,但是她还是觉得有丝丝寒意往骨缝里钻。

急忙爬上炕钻进被窝,炕捎虽然不如炕头热,可致远老早就把炕烧上了,被窝里还是很暖和的。

闭上眼她怎么都睡不着?今天发生的一切太突然,她一点准备都没有。

尤其是重生这件事,简直太绯人所思,她到现在都不敢相信。

用力掐自己,让疼痛来告诉自己一切都是真的,她又回到久违的家。

婆婆和小姑的态度和前世不同,前世她们对她虽然冷淡,可没有这样直接的给她难堪。

婆婆不像今生这样犀利,小姑子也没这么刁蛮。

现在她有些打怵,感觉嫁给致远这件事,会受到很大阻力。

感觉胸口有些凉,她将被子往上拉了拉,却意外摸到脖子上挂着的玉坠。

温润微凉的触感让她心惊,这个......

摸着玉坠丁茉莉陷入对前世的回忆中。那天她急着去上夜班,骑着自行车走到僻静路段,看到一个骨瘦如柴的老太太,正趴在地上呻吟着。

她心生不忍,急忙下车将她扶到路边,想帮她叫120.

“给我点水喝就好。”

老太太拉住她的手,不让她去找救护车。

刚好丁茉莉上夜班带着水和饭,就拿出来全都递给她。老太太狼吞虎咽吃了她的晚餐,又喝光水后,精神看着好了许多。

“我就是又饿又渴才会晕倒的,谢谢你。”

老太太的话,以及她刚才的吃相让丁茉莉心酸,掏光口袋将身上所有的钱都给了她。

“大娘,我就这点钱,你看看买点什么吃的吧!”

那些钱加在一起才50多元,却是丁茉莉一个月的生活费。

老太太接过去钱就放进兜里,都没跟她客气一下。当时很多碰瓷现象,丁茉莉以为自己碰到这样的人,心里虽然有些不舒服,可也没想着把钱要回来。

“大娘,我先走了,还要上班。”

她礼貌的说了一句就想离开,谁知道老太太拽住她的衣襟。

“上什么班?命都快没了。这个给你戴上,希望对你有帮助。”

等她听完老太太的话,她就感觉,一个温凉的物品被戴在她脖子上。

“这我不能要,一看就很贵,您老自己留着吧!”

丁茉莉看清楚脖子上戴的是一个玉坠时,就想摘下来还给老人,她只给了老人五十元而已,这玉坠一看就不是便宜东西。

“你看看那边来的是谁?”

谁知道老太太往路口一指,她下意识的顺着老人手指的方向看,结果什么都没发现。

再次回头的时候,老太太不见了?她四下找了一圈也没见到人,无奈只得先去上班,原本想着找到她就把玉坠还给她。

谁知道第二天早上下班,她就被丈夫活活打死,到死都没有把这玉坠原璧归赵。

只是她有些不明白,这前世的饰品怎么跟着她重生了?除了这个玉坠之外,她身上为什么没有前世的任何物品?

窗外月色皎洁,屋内陈母和陈红霞早已熟睡,发出轻微的鼾声。

丁茉莉辗转反侧久久无法入睡,摸着脖子上的玉坠百思不得其解。

天蒙蒙亮时,她才睡着,半梦半醒间,她看到那个瘦弱的老太太,心急的想把玉坠还给她。

“你是个好丫头,这个给你了,多做善事算是对我的报答了。”

老人说完就消失的,只留下她举着玉坠呼喊。

“大娘,您别走啊!还给您。”

“真受不了,一大早上鬼叫,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陈红霞不满的声音,把丁茉莉从梦中唤醒。她愣愣的坐起来,看着窗外的朝阳,想着自己的梦。

一切都太不可思议,难道她的重生跟这个玉坠有关系?那个老太太是神仙?听到她悔过的心声把她送回来?

“发什么呆,把别人吵醒了,倒像是谁欺负你似的?”

陈红霞从炕上坐起来,看到丁茉莉望着窗外一脸迷茫的样子,阳光照在她的脸上,发出莹白的光芒,多了种朦胧的美。

心下当即升起嫉妒,她怎么可以比她好看?越是看她不顺眼越想找茬。

其实她早就醒了,只是冬季天冷她不愿意起来罢了。可她偏偏说是被丁茉莉吵醒的,虎视眈眈的瞪着她,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

陈母从门外走进来,勤劳的她总是天不亮就起床,给孩子做饭,收拾里外屋,准备出工。

多年以来她已经养成习惯,没睡过一个懒觉。

这刚把饭做到锅里,就听到陈红霞吵闹,暗暗叹口气,今天丁茉莉就走了,还吵什么?

“快起来吧!一大早上就吵,真不让人省心。”

说闺女的同时,她也看了丁茉莉一眼,昨晚她做的有些过分,现在看到丁茉莉正怯怯的看着她,反倒让她心生不忍。

她只比红霞大两三岁,在父母跟前也是个宝,现在明明就是闺女没事找事,她也不跟着吵。

“茉莉啊!红霞小不懂事,起来洗洗吃饭吧!一会儿我让二小子送你回集体户。”

“嗯。”

丁茉莉默默的穿好棉袄,按她的心意不愿意离开致远,可未来婆婆都发话了,她在待下去就是自讨没趣。

早饭很简单,一盆糊涂粥(就是玉米面粥,东北称呼糊涂粥),一盘咸菜,还有两个昨晚剩的大饼子。

陈致远早就起来了,他怕茉莉冷,早早的点燃灶坑,将火墙烧的热热的。

见茉莉从里屋走出来,他的目光就追随她的身影。昨夜他没有睡好,不时的掐自己一下,始终不敢相信茉莉会接受他。

而且昨夜妈和妹妹的态度,让茉莉受委屈了,想到要送她回集体户,这心里就空捞捞的。

丁茉莉走出屋就感受到灼热的目光,看向陈致远露出一抹美丽的微笑。

“早。”

声音柔柔的像是一湾春水,赶走冬日的寒冷,将陈致远的心捂化。

“早,嘿嘿。”

陈致远挠挠头,脸红红的,裂开嘴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丁茉莉前世就觉得奇怪,东北由于水质的关系,尤其农村人不爱刷牙,基本上牙齿都很黄。

可陈致远却有着一口闪着光泽,整齐洁白的牙齿。

结婚后她发现致远很爱干净,即便是大冬天,用冷水都要擦一遍身子。牙齿更是早晚都刷,这也许就是他拥有一口好牙的原因。

“洗洗吧!”

陈致远那将温水倒进脸盆里,还帮她拿来肥皂和毛巾,如此体贴关心让丁茉莉心里暖暖的。

“哼,妈,你看看这是伺候皇太后呢?”

陈红霞看不惯哥哥对丁茉莉好,在一边阴阳怪气的对母亲说。

陈致远蹙眉瞪她,若不是怕母亲生气,他一定好好教训她一下。

丁茉莉在心里暗暗叹气,对处理姑嫂关系,她一点经验都没有。

陈母用胳膊肘搥了闺女一下,在红霞看她的时候,瞪了她一眼。

“吃饭吧!吃饭就能把你的嘴堵上。”

将一碗糊涂粥放她面前,又给她掰了半个饼子,自己则只是喝了一碗粥,剩下的大饼子是留给儿子的。

丁茉莉洗过脸尴尬的坐在桌前,突然觉得,曾经熟悉的家现在变得有些陌生。

也许,这是老天看不惯她前生对致远做的错事,重生之后给她填点磨难。

陈致远看到她情绪滴落,关心的在给盛了一碗粥,又给她拿了一个大饼子。

“多吃点,你瘦了好多。”

“不,我想喝点粥。”

丁茉莉清楚的看到,婆婆见致远把大饼子给她后皱起眉头,满脸的不悦。

小姑子红霞则撇着嘴,眼睛紧盯着大饼子,随后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心里苦笑,这样子怎么像是在她碗里抢食?推开致远的手,端起碗静静的喝粥。

她的动作很斯文,吃饭的时候也没有发出声响。反观陈红霞大口喝粥,喝粥出发出呼噜呼噜的声响,烫着了伸着舌/头用手扇风,一点吃相都没有。

陈母看看丁茉莉又看看自己的闺女,觉得有必要教教她,这样到婆家会遭非议的。

陈致远边吃饭边看丁茉莉,她的举手投足都那么美,斯斯文文的吃相十分好看。

跟她一桌吃饭就是享受,吃什么都好吃,嘴里心里都甜丝丝的。

“吃饭。”

陈母看到儿子这没出息的样子,暗暗叹息。感情这回事她也经历过,越是阻拦越分不开。

吃过饭陈致远拽着母亲到门外长谈,丁茉莉知道他想说什么?却觉得没什么希望。

陈红霞吃完饭哼着东方红的歌曲,抬腿就走。扔下满桌子的狼藉,她就是不想让丁茉莉舒服,看她难过她才开心。

丁茉莉默默的收拾桌子,她是带着一颗赎罪的心,对致远对陈母她都是这种心态。

离开致远后的日子,一直活的很卑微,这些家务活全是她的事,这点小活在她眼里根本就不是事。

上一世,哥哥家以及后来她自己的家,所有的家务活全归她。

甚至包括买蜂窝煤,砌火墙,以及房屋漏了上去盖塑料布,这些男人的活也都是她一个人做。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恋清波)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茉莉,陈致远)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恋清波)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随身空间:重返知青点》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茉莉,陈致远),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