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佳肴记》佳肴记笔趣阁 清水文 佳肴记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9-07-11 00:03:18

《佳肴记》佳肴记笔趣阁 清水文 佳肴记全文阅读 已完结

《佳肴记》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恕恕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周秀儿,那两尊

《佳肴记》是恕恕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佳肴记》精彩章节节选: 周小米看了炕上的那两尊佛一眼,见二人一副熟视无睹的模样,心里当下就有数了。 人家根本不想管,于是装没听见。 也不知道这周秀儿到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周小米看了炕上的那两尊佛一眼,见二人一副熟视无睹的模样,心里当下就有数了。

人家根本不想管,于是装没听见。

也不知道这周秀儿到底是不是他们的亲闺女,好好的一个小娘子,竟粗鲁到了这个地步?都十六岁了,还没说亲呢,他们就不急?还有骂人这事儿,简直是张口就来啊!容易得像喝水似的,仿佛天生就有这项技能一般!乡下人是规矩少,可谁家的小娘子不是被拘得好好的?就算有一两个泼辣胆大的,也断然不会开口闭口的就骂人。这两尊佛到底是不觉得这话不妥呢,还是觉得周秀儿骂的是长房的人,所以无所谓?

周小米暗暗冷哼一声,脚下的步子却没有停,她几步闪身进了里屋。

周秀儿起床了,炕上乱糟糟的,被子褥子扯在一起,几件衣裳胡乱堆在一旁,屋子里一股怪味儿。

周小米皱了皱眉,把专属于周透儿的铜盆儿放到一旁的洗漱架子上,转身要走。

“干啥去?”周秀儿用带着眼屎的豆大的眼睛扫了周小米一眼,伸手一只肥硕的手臂指着乱糟糟的炕道:“收拾好了再走。”

周小米磨磨蹭蹭的走过来,嫌恶的帮着周秀儿收拾床铺。都这么肥了,竟连个床铺都不收拾,还指使小侄女干活,也不嫌臊得慌。

她脱了鞋,上炕开始整理起来,没费多大的工夫,就把被褥叠得整整齐齐的。她又拿支勾支起窗户,觉得屋里的空气重新新鲜起来,这才下炕穿了鞋。

外头隐隐传来三婶的声音,想必三房一家子起身了吧!

周秀儿洗完了脸,正在梳妆。

周小米看了一眼她腰间的肥肉,又看了看放在一旁的那些脏衣裳,皱着眉,转身往外走。

“死丫头片子,找打是不是?”周秀儿体积是大了些,可身手还挺灵活的,她眼明手快的一把扯住周小米,拧着她的耳朵咆哮起来,“那么多脏衣服堆在那儿没看见啊?啊,是不是想躲懒?”

“哦,小姑,我没看见,我这就拿去洗干净了再给你送过来。”好汉不吃眼前亏,这道理放在女汉子身上也适用。周小米不是没看到那些脏衣服,要是往常,她也就顺手带出来洗了,今天没想洗,是因为她在那条墨绿色的裙子上看到了一片血迹,知道那是小姑来癸水时蹭上的,她嫌弃,这才假装没看到。

只不过现在周秀儿根本就不想放过她,她也只能忍着恶心的感觉去拿脏衣裳了。

周小米说完这句话以后,周秀儿的火气不但没消,反而更盛了几分。

周小米的妥协,周小米的息事宁人,并没能让周秀儿满意。她想起了前两天的事情,越想越觉得娘说得有道理,鸡腿那件事,从头到尾就是周小米在挑拨离见,指桑骂槐,最重要的是,她还咬了自己!

这口气要是不出去,她还以为自己怕了她!

周秀儿看了看周小米,觉得这丫头八成生来就是跟自己作对的,这个家里谁敢跟自己呛声?也就是她,自己说一句,她非要说两句,那话跟刀子似的,句句割人肉。

周秀儿越想越气,本来她就想找个机会教训一下这丫头,让她知道知道什么叫做规矩,眼下,正是好时机。

啪~

周秀儿把手里的桃木梳子拍在梳妆台上,面露凶光,双手叉腰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你这个赔钱货,林氏生养的贱种,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周家可不是养闲人的地方。”周秀儿嘴里说着极难听的话,双手朝着周小米身上有软肉的地方就掐了过去。

周小米太瘦了,身上总共没有二两肉,一掐一把皮,可周秀儿力气大,又是存了祸害她的心思,因此就算是掐皮,也挺疼的。屋里就这么大地方,她跑也跑不掉,躲也没处躲,只能任由周秀儿朝自己身上下狠手。

周小米看着周秀儿脸上微微晃动的肥肉,身上,心里都抽抽着疼。她一边躲着周秀儿的动作,一边不断的问自己。

为什么?

她就不明白了,都是一母所生的亲骨肉,都是血浓于水的亲人,为什么周秀儿这个做姑姑的,要这么祸害自己的侄女?而且屋外头的老爷子和老太太,指定都听到了里屋的打骂声,他们怎么就不能出声帮自己的孙女一下呢?难道长房在这个家里的地位就这么低?赚来的钱全都上交还不够,还要让二房,三房的人拿他们当牛马一样的使唤,稍有不顺心的地方,就又打又骂的?

这还有天理吗?

周小米咬着牙,硬是把眼中的泪**了回去,她狠狠的盯着周秀儿看,似乎想掀开她脸上的皮肉,看看底下是不是藏着一头狼!哪有当姑姑的,会这么狠?胖胖的人不是都很和善吗?为什么周秀儿脸上那么多肉,却依旧是一脸的刻薄相?

“姑,你别生气,衣服我,我这就拿去洗。”唉,眼下还不是翻脸的时候,再忍忍吧!就算不为别人想,她也该替娘想想,爷爷NaiNai已经很不待见她了,自己若是再惹得事,还得连累娘跟着吃瓜落。

她不能让娘跟着自己受气。

周秀儿被周小米的目光下了一跳,紧接着又气得不行!

她是长辈,教训两下小辈怎么了?心虚什么?

周秀儿恨得不行,一把扯住了周小米的头发,肥厚的手常像蒲扇一样朝着周小米的脸就扇了过去,边打还边道:“死丫头,我让你犟。”

周小米只是个七岁的孩子,身材瘦小,哪里禁得住周秀儿这么打?她只觉得头皮像要被人扯掉了似的,脸上重重的挨了几下子,立刻就肿了起来,像火烧一样,连眼睛似乎都睁不开了,耳朵里嗡嗡作响,人也不清醒起来。

不行,得跑,要不然就要被打死了。

周小米转身想跑,谁知竟被周秀儿狠狠的抓住了。

周秀儿打红了眼,把怀里的周小米狠狠一抛,半推半摔的把人扔在了地上,才七岁的孩子,哪里受得住这个,当下便直挺挺的朝地面上倒了下去,头磕在地砖上,一股难忍的巨痛瞬间袭来,周小米眼前一黑,接着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精彩评论:

设定大赞啊大赞,剧情设置也不发散,就是换着花样用金钱开发各种女人的下限,没有种田开公司那种浪费老子时间的东西(我就不信作者(恕恕)能写多专业,被吹爆的赤色黎明除了土改我看也没多专业,要真的很专业干嘛来写爽文)。文笔部分以对唐铃青的描写最佳,看得gier梆硬作者(恕恕)对女性的性格比较样板化,但对破除舔狗劣根性很有教育意义。反正我感觉自己受教了的。 太监之前的几个章节剧情开始发散了,搞什么劳子黑社会,作者(恕恕)你混过黑社会吗,没混过能写好?还好太监了,不然只能当粮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